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城市生活

做一个快乐的行者(八我的朋友们之第四节)

  • 发表于:2018-09-02 20:28
  • 已有 227 次阅读

第四节  小斌

   小斌、伟伟、和我都是自打小就认识的,四年级升五年级时跟我一样,留级到我们班,就这样我们三个本就自小认识的小伙伴变成了同班同学。记得跟小斌同班后,好像很少去他们家。印象中他妈妈管他比较严,或许认为我们都是坏学生不让他跟我们玩吧。但实际就数小斌比我们几个都调皮的多。

  跟小斌一起做过的“坏事”印象深的有这么几件:

  留了一级到了一个班后的一个暑假,我和小斌一起去靠近653(原北大分校、现陕西理工学院北校区)的“馒头”山,(一个方圆可能有17公顷的样子,我一直到现在都怀疑这座馒头山很可能是一个古墓群)去农家桃园偷桃子。记得都是穿的背心短裤,短裤没有裤兜,就把背心塞进短裤,隔着脖领那块的背心领口,将一个个个青绿色、表皮很多绒毛的小毛桃,毫不知耻的往前胸赛。(那会也顾不得扎了)   正在摘得起劲,就听见远处有脚步踩在杂草及落叶上的嚓嚓声,小斌倒是机灵,一声“来人了,快跑”就已经跳到地上撒丫子了。等我脚挨到地面的时候,那个农人已经离我有四五米远了,当时是不顾一切的狂奔啊,边跑胸前本来鼓起的毛桃便往外蹦,等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没剩几个毛桃了。  

  我和小斌在各自背心上将毛桃擦了擦便大口啃吃起来,谁想一口咬下去就把桃核都咬开见到了还是白嫩的桃仁。那桃根本没熟,满口都是酸涩伴着咬烂桃核的清苦。现在想想我俩真是作孽、暴殄天物。

  还有就是九月份的一些周末,我们七八个好友会一起去另一个叫红庙的地方偷农家的核桃。由于核桃树比桃树高很许多,所以我们都会进行分工,一般都是我望风,阿肖、小斌、伟伟上树摘核桃往下扔,文强、建峰从地上捡起装口袋。偷摘核桃还好,居然没遇到一次老农来追我们。

  大约摘了有四五十只核桃后,我们便会走到褒河边,在河里的大鹅卵石上开始了艰苦卓绝的,磨核桃外面青皮的工作。(我们北方人说小青年是青皮后生,大概就是根据这些还未完全成熟的水果找到了形容的依据吧)

  每个人都是都是迫不及待地将第一只还未完全磨掉全部清皮的核桃,用石头砸开,扣出核桃仁,用手轻轻撕去核桃仁上的淡黄色包皮,那雪白鲜嫩的核桃仁往嘴里一丢,慢慢咀嚼,一种难以形容的鲜香立即充盈口腔,那叫一个爽。

  小伙伴们就这样接二连三的磨起了核桃,一直到看看天色差不多要回家吃晚饭了,才有点舍不得的用清澈的褒河水洗洗沾满青皮核桃汁的那一双小手往家赶。回家就坏事了,刚才在路上还是略微发黄的手指,到了家里就颜色额更深了点。等到周一去上学的时候,每人的双手十指便都像抽了几十年烟一样的老烟鬼的手,一根根都泛着闪着油光的焦黑色。

  那时候一般剩下未磨完的核桃,我们通常都会是丢进灶膛里将青色的绿皮烧焦黑放凉后,放在地下用草木灰盖上然后使劲用脚一拧,那些核桃外皮就都掉了。

  高一的时候一件事也让我印象深刻。那一天中午放学后我和小斌在校园里一个用水泥板砌成、中间用红砖当球网的乒乓台子打兵乓球,两个高三的孩子过来二话不说也拿出他们自己的球拍和球对打起来。我和小斌一看就不愿意了,这明显是欺负我们侵占我们的球台??!我还正跟他们靠我这边的那个男生理论呢,那边小斌已经跟人家动起了手。我这边的孩子就赶过去要把他俩拉开,但已经晚了,小斌这家伙拿起当球网用的半截红砖,就已经砸在了跟他对打的那个男生头上。鲜红的鲜血立即从那个男生多头上流落下来,那男生一捂头,鲜血又从指间渗出。于是双方各自脱离,各回各家。

  下午一上学,我和小斌就被班主任喊到了校长办公室。此时那个孩子的家长和小斌他妈已经在校长办公室了。我们各自说了打架起因,任谁也听的明白是高三学生先占球台无理,但小斌动手打人不对。好在都是一个工程局的职工,家长都认识,相互之间检讨了各自孩子的不对,客套了一番作罢。校长也严厉地批评了我们之后,要求写份检查了事。

  高中毕业后,我读了局里职工中专,小斌和伟伟还有文强都去应征入伍了,以后各自参加工作除了我刚开始与阿肖一个分局、后来与飞一个分局后,大家都各自分开、文强、伟伟、小斌因为是同年应征同年复原,所以他们分在了我局三分局,因此从高中毕业到后来各自参加工作,我和小斌不但见得少、也来往不是很多了。这以后我们也偶尔在安康见过几面、聚过几次,一晃又有三年多没有见过面了,想必下个月我们的侄女晗晗(伟伟家女儿)出阁,小斌是应该回来参加的吧?反正听说建华俩口子下个月一二号就能够回到安康,据伟伟媳妇静茹说婚礼是选在阳历十月十六那一天,而我、飞、建峰,我们三个到时候能够一起回去吗?或者我能够回去吗? 


                  2018.9.2晚饭后于粤西吴川秋雨初停时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 糊涂先生 2018-09-02 20:38
    博主更新挺快呀
  • 爱笑的猪 2018-09-02 20:40
    我觉得您真的是一个充满着爱的人 爱你的家人 爱你的朋友
  • 穆萨 2018-09-02 20:41
    糊涂先生: 博主更新挺快呀
    寂寞孤单的已婚有家室“单身汉”,夜晚无聊啊,不来与你们相会,在这能遇见蒲松龄笔下狐仙的荒郊野外,我还能干啥?
  • 穆萨 2018-09-02 20:46
    爱笑的猪: 我觉得您真的是一个充满着爱的人 爱你的家人 爱你的朋友
    爱从来都不是封闭而自私的,只有给别人、给社会更多的正能量的爱,自己才会被爱,才会生活在爱的海洋中温暖一生!
  • 不爱吃土豆 2018-09-02 21:17
    有几个相伴相知的朋友真好,年老时候还能一起喝酒吃肉回忆从前
  • oq6wpisog0 2018-09-02 21:30
    现在还分节了吗?好久没看都不知道了呢。
  • 牵羊遛街的狼 2018-09-02 21:31
    穆萨: 寂寞孤单的已婚有家室“单身汉”,夜晚无聊啊,不来与你们相会,在这能遇见蒲松龄笔下狐仙的荒郊野外,我还能干啥?
    有那么恐怖吗?狐仙都整出来了。
  • 人狗殊途 2018-09-02 21:33
    当年为啥没有选择入伍呢。
  • 梦醒人已散 2018-09-02 21:35
    这节说的是小时候的事儿?充满了童趣啊。
  • 致命的痛 2018-09-02 21:35
    博主小时候这么调皮,经常打架
  • 穆萨 2018-09-03 10:13
    致命的痛: 博主小时候这么调皮,经常打架
    不是经常打,是打过几次,都是被大孩子欺负,我们自卫反击。
  • 穆萨 2018-09-03 10:16
    梦醒人已散: 这节说的是小时候的事儿?充满了童趣啊。
    呵呵,是的,现在想起来还有很多有趣的事都没有一一写上来你呢。
  • 穆萨 2018-09-03 10:20
    人狗殊途: 当年为啥没有选择入伍呢。
    入伍参军要给我局武装部的主管送很多钱才可以,我连续两年身体验过都没让我去,我们家哪里拿得出来送礼的钱??!为此母亲曾找过那个主管求过情,而且母亲还为那事流了眼泪,回来后对我说:“妈妈相信你不用走这条道路也可以找到个工作的,对吧?”那时候妈妈的要求很低,只要我们长大能有个工作就好。
  • 穆萨 2018-09-03 10:21
    牵羊遛街的狼: 有那么恐怖吗?狐仙都整出来了。
  • 穆萨 2018-09-03 10:23
    oq6wpisog0: 现在还分节了吗?好久没看都不知道了呢。
    有的篇章不分节不好交代啊,像我的朋友们这一篇,不分节就不好弄,以后还会有我的亲戚们等,不分节不知道怎么弄。
  • 穆萨 2018-09-03 10:24
    不爱吃土豆: 有几个相伴相知的朋友真好,年老时候还能一起喝酒吃肉回忆从前
    就是这个样子的生活,那才叫真正的生活
  • 菊乡子 20小时前
  • 穆萨 20小时前
    菊乡子: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