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城市生活

做一个快乐的行者(六说说我自己之第九节)

  • 发表于:2018-08-22 22:02
  • 已有 301 次阅读

UED回归 www.868net.net 做一个快乐的行者(六说说我自己之第九节


第九节  童年糗事

   童年的时候,真的做过不少糗事。

   当然糗字这个词在我们上小学那个年代,还没被发明出来。   

    一、二年级的时候,现在想来应该是1976、1977年左右吧。我们小二班有一个叫光碧的男生,拉得一手好胡琴,且特别招女孩子喜欢。于是每天上学放学他屁股后面都跟着我们班一大群女生。

从我们工程局河西驻地(那时候我局驻扎在河东店和褒河;河东店靠近汉中方向,我们俗称为河东;褒河靠近勉县方向,我们俗称为河西)从我们驻地去往褒河至河东店大桥西侧的局子弟小学,有一条最近的路,就是要翻过勉县第七中学的围墙。(靠近我们一侧,河东同学从那边走过大桥过来就要爬一座类似于天梯的上千级梯级的踏步才能到达学校;现在那座梯级仍在,只是校园早已荒芜)

那个时候,我偶尔会跟着这个叫光碧的男生,一到中午或者下午放学,就领着一大帮子女生,其中不泛班长宁玲、学习委员学红等这类的好学生一起去翻七中的学校围墙。至今我都有印象,那长长的围墙好几个数米之隔的砖柱两侧,都被我们踩踏的没有了棱角,甚至还有人专门将那些砖柱两侧间隔着敲掉一些豁口,做成了直行爬梯,方便攀登。

记得通常都是那个叫光碧的男生先爬上去,然后在上面接应女生,而我则每次都充当垫后,不是托举着那名一手攀着墙头、一手被光碧紧紧拉着的女生屁股,就是自己一手扒紧砖柱一侧,双脚踩着砖柱两侧的豁口,另一只手不遗余力的使劲支撑着即将翻上围墙女生的双脚。当大家都翻过去之后就会一起到那个叫光碧的男生家院子里写家庭作业,因为他家就在那个勉县第七中学的后院内,也就是我们放学时只要一翻过围墙,就到了他家;上学时从他家一翻过围墙就到了学校。


三年级的一个暑假,大约是1978年。那一天我们几个男生一起相约去了西干渠游泳。(是从褒河引水给连城山下农田灌溉用的一个渡槽,左岸靠近653这边的我们习惯称之为西干渠,右岸靠近石门水库和河东店镇的我们习惯称之为东干渠)

仅管母亲每次上班前一再叮咛我不能私自下河游泳,但是炎热的夏季也难以抵挡小伙伴们一起相约戏水的诱惑。加之那个被称作西干渠的水流速慢不说还不是很深,最深处也没不过我当时的身高。因此,那天就去了。那条渠就在连城山脚下靠近653(北大分校)教学楼最后边的足球场。

我们到了地方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脱了个精光,下饺子一般的噗通噗通的先后跳进去,快哉乐哉的玩了起来。大约是玩了个把钟头,大家都有点累了,就趴在渡槽混凝土浇成的45度斜面岸坡上,光着屁股晒太阳。

此时,过来一个扛着锄头到渠里洗脚的老农,看到我们这些半大不小的小子们全都趴着晒太阳,老农用当地的土话骂起了我们,直到现在我还都记得很清楚,老农当时的骂语:“日妈滴,一个两个毬毛都没长一根呢,还想日洋灰板板?!保ㄑ蠡抑杆?,板板指我们趴在身下的混凝土45度斜面岸坡;我直到今天都想不通我们有没招他惹他,他干嘛骂我们这么难听的话呢?)

老农这一骂,小伙伴们就又开始噗通噗通地鱼贯着跳进水里。一直到那个老农骂骂咧咧的走远,大家便又重新爬到坡面上晒太阳。这时候有一个叫红广的男同学眼尖,看到了从653足球场那边过来了几名我们小二班的女生(那天也不知为什么,那几个女生会从那里走过),就听这个叫红广的同学对我们说:“你们看,那边那几个好像是X红梅她们几个?!?/span>

这时候也不只是谁带的头,突然从趴着的姿势一下子雀跃而起,对着那边的女生又喊又叫又跳的,我印象中就是那个叫红广的同学带头“亮宝”的。人家那几个女生本欲往这边来,猛然看见我们这么多小“流氓”,都给吓回去了。

此刻文行至此,我都为自己当年的这种“下作”而脸红。


应该是已经留级后第二个四年级的一个暑假,我,伟伟,小斌,阿肖,建峰,文强,有没有飞参加我真记不清楚了。

我们几个在屋里为如何外出去偷一只农家的鸡进行了激烈而又慎重的讨论。

这个说:“用弹弓,看见鸡了用弹弓一击毙命!”

那个说:“不行,万一准头差点,轻则失败鸡疼的跑远,重则鸡一疼一叫引来农民把咱们捉住就惨了!”

这个说:“慢慢走过去一把抓住鸡,往“军挎”里一塞,神不知鬼不觉的,一准成功!”(“军挎”是指那个年代我们最流行的草绿色军用挎包;那会儿大多数同学的书包都用那个)

那个说:“我在一篇小说里看到,用一根皮筋在抓住鸡的时候,往鸡的脖子里一箍,还没等鸡反应过来,我们就已经成功将“战利品”装进“军挎”凯旋而归了!”

大家觉得最后这个主意最好,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向驻地周边的村庄进发,当时的感觉就想电影《小兵张嘎》里鬼子进村的感觉。可是不论大家在家里时讨论了多久,挑选了多少方案,等真正见到一群农家的鸡,在农田周边的田埂上吃虫子的时候,剧情是这样的:

小斌:“伟伟,出来捉鸡是你的主意,你赶紧上!”

伟伟:“小斌,你平时胆子最大,还是你上!”

文强:“你们咋都如此胆小,看我的?!笨熳叩郊θ焊?,鸡群受惊跳叫着逃跑时,文强又折回来:“建峰,克,你俩谁去?”

建峰:“你们都不敢去叫我俩去?我才不去呢。要去,克去!”

我:“从今天起,我建议大家尽量不要做伤天害理的事啊,如果咱们这里头谁要是不吭声做了坏事,大家就开除他,永远不跟他玩,大家有意见没?”(我那时候,被他们封为“军师”,只要他们拿不准的事情,基本都是要问我该咋办,最后也是按我的意见来执行的)

就这样,几个原本如果胆子大点就有可能走上偷鸡摸狗邪门歪道的臭小子,在胆小的作用下,在做好人坏人、干好事坏事的权衡中,选择了做好人不做坏事,且还制定了谁要做坏事就开除谁不做兄弟的的江湖制度。

于是,我们这些个朋友当中直到今天都是堂堂正正、浑身充满正气的做人做事,这也是我们数十年的友情得以保持到今天的缘故吧!


      也是这一年的冬天放寒假之前(也就是我临去330之前的这个学期),某一个周五,教我们语文的刘建秋老师找到了我、建峰、伟伟、小斌、文强,告诉我们第二天也就是周六,要我们几个去她家里帮她搬一些蜂窝煤球。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七点多就从河西过了褒河大桥,来到了住在河东的刘老师家里。刘老师很客气的拿出一个装着很多大白兔奶糖的铁盒子先招呼我们吃糖。我们几个异口同声的说“不吃不吃”。(其实那时候水果糖都是稀罕物,别说是大白兔奶糖了,可大家硬是忍住那欲滴的馋涎,真的就没人拿一颗来吃。)

没坐一会儿,我们就都坐不住了,就开始帮老师从煤场送煤人推来的架子车上(一种人力胶轮车)往屋里搬煤。没一会,三千块蜂窝煤球就搬进厨房,码放整齐了。刘老师招呼我们洗了手脸,就说要留我们吃中午饭,她先去市场再买点菜回来,要我们坐在屋里等她。

看到刘老师走了,大家东拉西扯说着话,这时候不知是谁终究难以抵抗那一铁盒牛奶糖的诱惑,到底还是将铁盒的盖子揭开来,原先故意装出的矜持一下子荡然无存,也可能是因为老师不在的缘故,那种孩童天生的对糖果的贪婪性暴露无遗,你拿一块、我拿一块,吃完一块又吃一块;吃着拿着还不过瘾,这时候又忘了是谁开始往裤兜里塞,你塞他塞我也塞,没几下,铁盒就见了底。又不知到是谁提议说算了吧,不在老师家吃饭了,我们回家吧!

于是大家不约而同的一致同意,有人悄悄将装糖果的铁盒盖子盖上,有人摆好坐过的蹬子,有人锁好老师家的房门。就这样我们几个混小子带着满意的微笑,嘴里呼出“大白兔”的奶香,屁颠屁颠的乐着回家了。

时隔这么多年,我都还为那时的少不更事而羞愧,要知道,那时侯那样一铁盒大白兔奶糖,也应该价格不菲吧?


现在想想这个叫刘建秋的女语文老师也算是我的文学启蒙老师呢!

记得那时候她要求我们每天都要记日记,我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养成记日记的习惯。这种习惯一直保持到我高中毕业。

记得刘老师曾在我的一篇作文中给我写下大致这样的批语:文章立意构思都不错,好好努力,争取以后当个小作家!

是什么作文我忘了,但那次刘老师是给我打了95分,因此我对那一篇作文的批语记忆犹新??赡芫褪且蛭晕矣腥绱说目隙ò?,以至于后来我就只喜欢上语文课,对其它课敬而远之,这一喜好语文的行为,也直接导致我以后上了中学严重偏科而最终无缘考上大学。


2007年的某一天我从广东这边回安康的时候,去看望了这位刘老师,老太太精神矍铄。我当时给她买了一些水果,有葡萄什么的。也怪我多嘴,告诉刘老师第二天我要返回广州。谁知道在第二天临去火车站前的几个小时,刘老师竟然亲自跑到我的家里给我买了好些食品和水果,说是要我路上吃。

哦!我那敬爱的刘老师!那暖暖的师生情,任何时候让我想起都心里热呼呼的,现在您还好吗?

如果下次回去我一定要再去看看刘老师的!


2018.8.22晚饭散步回来后至此刻21:48分于粤西吴川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 小宅 2018-08-23 09:07
    哈哈,小时候确实是一帮人拉帮结派出去祸祸,现在村里面小孩子好少,甚至有些小孩都互相不认识。
  • 栖迟 2018-08-23 09:14
    快了充实的童年,做一点小事都觉得很满足
  • Zhenhua·Tang 2018-08-23 09:24
    真的千万不要轻易相约去河边游泳,以前见过去游泳之后再也没回来的,就是家附近的小孩,
  • kamshun 2018-08-23 09:42
    哈哈哈 这不是从事了和语文无关的工作吗?
  • 穆萨 2018-08-23 12:20
    kamshun: 哈哈哈 这不是从事了和语文无关的工作吗?
  • 绿茶咖啡 2018-08-23 12:22
    这么多事情,你还记得这么清楚哦
  • 穆萨 2018-08-23 12:22
    Zhenhua·Tang: 真的千万不要轻易相约去河边游泳,以前见过去游泳之后再也没回来的,就是家附近的小孩,
    可是孩子们都是晕大胆,今年截止到目前为止,湛江已经溺亡了几十名孩子了。因此孩子们最好不要去河涌游泳。
  • 穆萨 2018-08-23 12:23
    栖迟: 快了充实的童年,做一点小事都觉得很满足
    是的呢
  • 穆萨 2018-08-23 12:24
    小宅: 哈哈,小时候确实是一帮人拉帮结派出去祸祸,现在村里面小孩子好少,甚至有些小孩都互相不认识。
    时代不同了,可能现在的小孩子更喜欢待在家里玩智能电讯产品吧!
  • 穆萨 2018-08-23 12:26
    绿茶咖啡: 这么多事情,你还记得这么清楚哦
    是的呢
  • 萌城少年 2018-08-23 15:45
    小宅: 哈哈,小时候确实是一帮人拉帮结派出去祸祸,现在村里面小孩子好少,甚至有些小孩都互相不认识。
    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村里孩子,只有我一个人选择了读书,其他的都是初中高中就辍学了,现在他们全都是已人妇人母,人夫人妇,感觉都已经没有可以说话之人了
  • 穆萨 2018-08-23 16:10
    萌城少年: 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村里孩子,只有我一个人选择了读书,其他的都是初中高中就辍学了,现在他们全都是已人妇人母,人夫人妇,感觉都已经没有可以说话之人了
    那是因为你们所处的层次不同,圈子不同而已。
  • 菊乡子 2018-08-24 07:47
  • 穆萨 2018-08-24 10:05
    菊乡子: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