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城市生活

做一个快乐的行者(六之关于我第六、七、八节)

  • 发表于:2018-08-21 22:50
  • 已有 300 次阅读

UED回归 www.868net.net

做一个快乐的行者(六之关于我第六、七、八节)

第六节    330的五年级     

     大约是1980年,不知为何父母亲就决定让我去宜昌的葛洲坝读书。那会儿我们管葛洲坝工程统称为330工程,330的含义是为了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1958330日,乘坐“江峡”轮在长江沿线视察三峡工程坝址,按国务院原计划是先干三峡再干葛洲坝,但最终据说周恩来总理特批要求先干葛洲坝尔后再干三峡工程。据野史传说,一生追随毛泽东的周恩来,在葛洲坝工程这一事情上唯一一次没与他的亲密战友毛泽东保持一致步调,个中原因也恐怕一直都要成为历史谜团了吧?

  那两年,水利部从全国各个水利水电工程局调拨精兵强将前往宜昌葛洲坝进行支援。我们中水三局的一部分职工也被抽调调过去进行支援。我的父亲便是在1978年前后到的葛洲坝。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应该是在1980年的寒假到达的葛洲坝。新学期开学后,我被安排在了葛洲坝工程局起重安装分局小学读五年级。记得班主任是个叫李光荣的中年男老师,个子中等,体格偏瘦,浓眉大眼,教学很是认真负责。我的最初的语文基础得益于那个老师的善教,记得他会将语文基础知识用蜡刻版印刷后发给我们,并在封面上绘制一个红小兵的卡通小人,写着《五年级语文基础知识应知应会》。数学老师好像姓常,也是中等个子、身材敦厚、留着短发一副宽面庞的中年女老师。我在那个班级里只读了一年的,在那里参加完中考并拿到了葛洲坝工程局子弟中学的录取通知书后,不知怎么就在暑假快要过完、我正憧憬着继续在330读初中的时候,却又被父亲安排回到了陕西汉中的褒河,那样我便结束了在葛洲坝工程局读书的时光。

  其实在那里只读了一年的书,也没有特别可以记录、记叙的事情,甚至也都没有交到过特别好的朋友。但奇怪的是,班里的大多数同学的名字我至今依然记得很清楚:班长唐江荣(一个略微偏瘦的女生);我的同桌张玉清(一个很友善的女孩);佐林、王媛媛(当时给我印象很美丽的女生);杨国典(一个有点淘气但长得很帅的男生);戴济民(一个五大三粗据说也是留级生的男生);舒东辉(一个让我后来一想起就觉得像小虎队里哪个人物的小男生)。

  文中提到的两位老师,如果健在的话,到今年年也有八十多岁了,希望他们仍健在吧!祝福他们安好!

  那些提到的男女同学,应该都跟我一样跨入了不惑之年的岁月,不知他们是否还有印象,曾经有一个来自陕西汉中的中国水利水电第三工程局的男生跟他们一起在五年级读了一年书又一起参加中考的同班同学?

  好想找个机会去葛洲坝工程局寻寻人,叙叙旧.....


第七节   奈河桥上走一回

       在第四部分《我的大哥》当中曾交代过是由于我出了一点状况,才致使大哥没有去往陕西省团校学习,从而也改变了我那刚直不阿大哥的命运一事。

     我到底出了什么样的状况呢?

     应该是我上初二那一年,那就应该是以李先念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发出《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决定》的1983年。记得当时为了庆祝1984年元旦新年的到来,汉中市政府决定在当时的北教?。ㄒ布吹笔钡暮褐惺刑逵?,在当时的汉中军分区附近)举行首届焰火表演晚会。于是我们院子里一个比我大很多的叫福宁的青年就问伟伟和我,过一两天去不去跟他一起去汉中看烟花晚会。我们都说去去去。于是大家就约好,哪一天哪一个时间一起前往。

    然而当我回家跟母亲商量此事的时候,母亲竟然不同意我去。我虽然很失落,但我已在心里下定决心要去汉中看烟花去。那个时候对我们水电孩子来说,去到河东店镇上都会被镇上的当地人看作是乡下人,因为我局的驻地在河东店镇附近的乡村散居着,而驻地附近乡村的人又看我们是城里人、公家人,其时其境,我们就是处在那样一个尴尬的位置和身份。

    因此对我们来说要想去一趟15公里之外的汉中城也并非易事,而且一提起去汉中,总有一种难以压抑的兴奋。

    到了约好的那天(应该是寒假或是周末)伟伟突然说家里有事不能去了,于是便只有我和福宁从我们住的河西步行十几里地到河东店镇,然后就这样我背着母亲与院子里的邻家大哥哥偷偷的跑到了汉中。

      那个叫福宁的大哥哥带着我一直在汉中城里转啊,逛?。ㄖ形绲氖焙蛟诤褐械亩徘懦粤送朊嫫ぃ?,这样就到了傍晚接近六点的时候了。冬日的北方汉中,天空灰蒙蒙的、像是要下雪的样子。我们快接近到北教场的时候,已经发现排了很长的队伍,于是我们也自动自觉的站在队尾排起了人龙。随着天光越来越淡,人流越来越多,我们便又从队尾变成了队中。就这样随着人龙慢慢蠕动,可就在我们快要接近两扇大铁栅栏门时,出现了意外。因为要检票进内,因此两扇大铁栅栏门本来是关着的,只开着用合叶连接在大门上的一扇​小门,且也安排了军警手持橡胶警棍执勤、维持秩序。然而可能是由于队伍越来越长、人流越来越多且离烟花表演的开始时间已经迫近,把守铁栅门的军警突然打开了那两扇大铁栅栏门,这下心急的人便欲一拥而进。把门的军警一看立即挥动手中的橡胶警棍开始击打欲往前冲的人们,那些人有的低头、有的躲闪、有的后腿;然而队伍的后部是看不到前面情况的,队列自然像流水一样往有宣泄口的地方自然流动,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突然觉得自己被挤得双脚离开了地面,人流裹挟着我悬空向前。

  还没等我来得及体验这好比神仙腾空的乐趣,就随着我前面的人群中有人突然跌倒,我也一下子被数十只人脚踩踏在地上。印象中刚开始我还拼命挣扎,使劲呼喊,后来一瞬间便觉得世界突然静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就觉得从特别遥远特别遥远的地方传来了微弱的声音,继而嗡的一下,我慢慢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还躺在地下,没有任何人来管我,我缓缓坐直身子,才发现自己穿在脚上的两只布鞋已无所踪,右脸火辣辣的疼,用手一摸竟然是夹杂有鲜血的煤渣。(用来铺垫跑道的煤渣)

  这个时候我们院子里的叫福宁的大哥哥从铁栅栏门旁边的军警身边走了过来,俯下身子关切的问我“小克,你没事吧?”那时候我回头看了一下,那两扇铁栅栏门已经又全部关上,而刚才人头攒动的人流也已不见。我长长地呼出一口郁结于胸的闷气,开口问那个哥哥:“我昏迷了多久?”他回答说:“有一会了?!?span style='color: rgb(0, 0, 0); font-family: 宋体; font-size: 14pt;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normal; mso-spacerun: "yes"; mso-font-kerning: 1.0000pt;'>此刻,一名绿军装蓝裤子戴着缀着红五星绿布军帽的军警走到我们的身边,对着那个邻家大哥哥说:“赶紧带他去医院看看吧,把伤口清洗清洗?!?span style='color: rgb(0, 0, 0); font-family: 宋体; font-size: 14pt;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normal; mso-spacerun: "yes"; mso-font-kerning: 1.0000pt;'>就这样,我们虽然进到了到了场内,但由于这次我的状况,我俩便连焰火也没看成,匆匆忙忙的去了离北教场最近的汉中中医院挂了急诊清创。由于天色已晚,记得清创完成后,那个大哥哥找了一家小旅店我们住了下来,第二天一早便赶回了褒河。


第八节   不堪回首         

  从汉中回到褒河的当天,我就没敢直接回家。因为本来母亲就不同意我去,我是私自出去不说,现在还差点丢掉小命挂了彩回来,怕母亲责骂责备是假,真的不想让母亲看见了伤心、心疼。于是我便直接住到了好友建峰家里,那时候伟伟、阿肖家都可以住的,但我考虑他们两家离我家太近不便入住,而建峰家离我家较远,住他家最合适养伤,伤估计也就一周左右养好了再回家不迟。

  就这样,我毫无羞愧和难为情地住进了建峰家,俨然成了他家的一个成员,每天享受着建峰母亲我们喊杨姨的做好的一日三餐。而杨姨从来没有在语言或者行为上对我的到来流露出半点不欢迎或是嫌弃。一想起建峰母亲我们的杨姨,心里就会涌出对母亲依恋的感觉,下次回安康一定要买些补品去看看她老人家!

   我记得是在建峰家住到第三天,母亲不知从谁那里知道了我的情况,走了几里路来到建峰家,看见我脸缠绷带的一瞬间,母亲的双眼已是泪水涟涟,而我此刻才有种真正没听母亲话而又让母亲为我操心落泪的深深自责和羞愧。

    母亲如果再晚来一天,估计我的伤势后果将很难预料。因为当母亲看到我的一瞬间时,已经发现我的整个脸颊包括头颅都已经肿胀得像个面包,也即是说我的伤口发炎了。    

    从建峰家出来母亲没有责骂我一句话,只是说我应该回到自己家里,然后再没说其它什么,就立即领着我走到我们的职工医院挂了急诊。急诊大夫将包在我头部的纱布揭开一看大吃一惊,对母亲说,伤口已经严重感染,必须立即住院。就这样我在医院里住了一个礼拜后出院回家静养。临走的时候,外科主治医生对母亲说:“已经没啥大事了,也没有缝针、问题不大,只不过最起码要安心静养一个月左右,不要做剧烈运动,伤口尽量不要沾水,回家后多吃点好的营养品补一补?!?span style='color: rgb(0, 0, 0); font-family: 宋体; font-size: 14pt;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normal; mso-spacerun: "yes"; mso-ascii-font-family: Calibri; mso-hansi-font-family: Calibri; mso-bid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font-kerning: 1.0000pt;'>      

  也就是我在回家静养的那个阶段,大哥被学校推荐到了陕西省团校去读书,而在这个节骨眼上我的伤还没完全好,父亲当时又去了非洲的突尼斯共和国支援建设也没在家,大哥是不想看母亲一个人着急,才故意趁没人时用校长办公室的老式手摇电话,给勉县的革委会副主任打了那个最终改变他命运的推脱掉团校的电话。每每想到这里,我都有种深深亏欠大哥的内疚和自责。       

  记得那时候只要母亲在家,就决不允许我下地,仅管我可以走动和跑跳,但多数时候母亲都要我躺在床上不准乱动。记得有一次我已经在院子里跟小伙伴疯玩了好久,估计母亲快要下班回来的时候,就装做老老实实的乖乖躺在床上。母亲一如既往的推门进来后就坐在我的床头温馨的问我:“三儿呀,你今天想吃点什么饭呢?”我馋巴巴地说:“想吃荠荠菜饺子!”母亲听完会心一笑,说:“我还以为我的三儿想吃龙肉呢,原来是荠荠菜饺子啊,这就好办了,不过要到晚饭才会有,现在中午只能给你擀面条?!?span style='color: rgb(0, 0, 0); font-family: 宋体; font-size: 14pt; font-style: normal; font-weight: normal; mso-spacerun: "yes"; mso-font-kerning: 1.0000pt;'>说完话,母亲不顾在外工作一上午的辛劳,洗了手系了围裙,卷起袖子和面、揉面、擀面、炒菜,不一会一碗香喷喷的西红柿鸡蛋盖浇面就端到了我的床头。

   我的母亲,我最敬爱的母亲,如今再也无法吃到您亲自和面擀面的手擀面了......

   那天下午,母亲应当是向单位请了半天假,专门去野地为我能吃上一碗荠菜饺子而拔了一大堆荠荠菜回来。她先将荠荠菜洗干净晾干,然后又用几个鸡蛋炒熟,搅拌成碎粒状,再将晾干的荠荠菜切碎,然后与炒熟搅碎的鸡蛋一起用各种调料拌成饺子馅,就动手和面擀皮包饺子,那天的晚饭我感觉我吃的是最香最多!

   就这样,在母亲的精心护理和深情关怀下,我的脸伤很快就好了,就又回复到正常孩子的日常生活中来。不过那次在鬼门关遛了一个弯、在奈何桥上走一回的事件,虽然并未在心理上给我留下多大的阴影或是说伤害,但它还是在我的脸上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痕。因为当时我被众人踩踏在地上,痛苦万分做着垂死挣扎的时候,右眼眼角已经被拉裂。如果现在见到我的朋友仔细端详我的脸庞的话,就会发现:我的右眼角的宽度超过左眼角,整个五官的比例有些轻微失调。



              2018年8月21日晚饭后至此刻夜晚22:50分于粤西吴川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 南南的夏天 2018-08-22 09:44
    你们这一代能够读书已经就是最幸运的事了
  • 玛利亚 2018-08-22 09:46
    一路走来,还能记住名字的老师除了大学几个,小学到高中的老师只能记住两个人的名字,喜欢的就是喜欢的
  • 橘子①号 2018-08-22 10:00
    很多人都说,虽然这样学习有一定的被动性,但是眼界会开阔不少,见得多了,实践得也多,比整天坐在课堂上学习的效果可是好太多了。
  • 穆萨 2018-08-22 10:02
    橘子①号: 很多人都说,虽然这样学习有一定的被动性,但是眼界会开阔不少,见得多了,实践得也多,比整天坐在课堂上学习的效果可是好太多了。
    呵呵,不管主动被动,只要是学习就好。
  • 今天晴天 2018-08-22 10:03
    以前完全不懂为什么会有踩踏事件,后来有一次在人多的地方根本不用自己走路被带着跑的时候,那时的恐慌真的只有自己才知道,生怕一不小心就倒下被踩了
  • 穆萨 2018-08-22 10:05
    玛利亚: 一路走来,还能记住名字的老师除了大学几个,小学到高中的老师只能记住两个人的名字,喜欢的就是喜欢的
    不喜欢的老师我也一个没记住他们的姓名。
  • 穆萨 2018-08-22 10:10
    南南的夏天: 你们这一代能够读书已经就是最幸运的事了
    是的,可惜那时候要我们学习白卷英雄张铁生和反潮流的革命小闯将黄帅。
  • 穆萨 2018-08-22 10:20
    今天晴天: 以前完全不懂为什么会有踩踏事件,后来有一次在人多的地方根本不用自己走路被带着跑的时候,那时的恐慌真的只有自己才知道,生怕一不小心就倒下被踩了
    是的,那时候就是极其危险的时刻,以后千万注意。
  • 一叶丶知秋 2018-08-22 14:07
    南南的夏天: 你们这一代能够读书已经就是最幸运的事了
    人人都读了书,人人都不想做基层,做工人,但是岗位有限,职位有限,始终有人要去做,却又对自己读的书感到不甘,教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菜恩籽 2018-08-22 17:41
    排版得注意下
  • 穆萨 2018-08-22 17:48
    菜恩籽: 排版得注意下
    没办法,在Word上打完复制过来,版全乱了,费时费力
  • 菊乡子 2018-08-23 07:50
  • 穆萨 2018-08-23 12:25
    菊乡子: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