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城市生活

做一个快乐的行者(六之关于我第四节)

  • 发表于:2018-08-21 01:12
  • 已有 549 次阅读

UED回归 www.868net.net 做一个快乐的行者(六之关于我第四、第五节)


第四节 我的少年时代(1979-1984)   


     说起我的少年时代,现在一想起来都是那种透着青葱的幼稚和着对未来的憧憬伴着对朋友的真诚的暖暖的味道。自从留级重上一个四年级开始,我便有了真正意义上的朋友,而且这种友谊一直持续到今天。      刚开始到这一届四年级报到时,学校是把二十几名留级生编制进一个班级的,由于都是男生、当时在学校里就有人给我们班起了个“和尚班”的外号。    在这个班级里我认识了伟伟、小斌、建峰、文强,加上先前就是一个班级、现在又留级到这个班级的阿肖、飞,我们八个人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哥们、好朋友。(这种友谊一直到现在)

     和小斌、伟伟虽然留级前不在一个班,但因为我们是一个院子里的孩子,所以大家先前就认识,倒是文强和建峰是新结识的朋友。

说起与文强认识的细节,现在想想还真应了那句俗语:不打不相识!

   记得是一天下午放学后班级大扫除,我,伟伟、小斌、文强一个组,那时候伟伟、小斌和我因为都是一个机运队院子里头的小伙伴。伟伟的母亲是推土机司机;小斌的母亲是机运队调度;我的父亲是汽车司机,因此我们三家实际上那会儿住的都不远,也可以说基本在一个院子里吧,所以当我们留级到一个班级里的时候,就显得特别亲近,上学放学都是一起来回的。

   那天当我正低头在教室里专心扫地,就听见教室门口有吵闹声。我扔下笤帚,急忙跑到门口一看,原来是伟伟和小斌将文强从家里拿来刷洗教室窗户玻璃的一把大毛刷子給扔到了教室的瓦房屋顶上。那个时刻的文强已经被那两个淘气鬼给欺负的哇哇大哭,还边哭边喊着“赔我的刷子!赔我的刷子!”

   后来我们都成为好朋友以后,就问文强那时候为什么就哭了,文强友善地笑着对我们说:“主要害怕拿不回刷子回家挨打!”我们几个听完都被惹得哈哈大笑!


   那个时候夏天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一到周六周日,我们就去到褒河捉鱼、到东西干渠游泳,当然由于我母亲一再叮咛过我不能够偷偷下河洗澡,所以每次我都是充当了坐在树荫下给他们看衣服,看着他们快乐的嬉水的看客。我偶尔也会湿湿身,是在靠近岸边很浅的地方用手扶着河床里的鹅卵石,羡慕地看着他们几个在靠近河中心的位置潜泳和有时候站在较大的岩石上扎猛子!


   春秋冬季节我们一般都是在周六周日去打鸟或是去爬连城山。

打鸟一般都是用树枝杈做成弓架(V字型的树杈),一边绑一根对剖的打点滴用的橡皮管,两根橡皮管的末端再分别绑在我们叫“包皮”的一个一般长宽均为两公分的一个真皮皮面。(那时候还没有一次性注射液,打点滴用的都是很长的黄色橡皮管,伟伟的爸爸在我们局职工医院工作,我们就比一般小朋友更容易找到这种橡皮管)

  打鸟时就是用那个“包皮”包着一个黄泥巴做成的晒干了的泥丸或是一枚五毫米直径的铁砂(用来打磨钻井钻头用的小铁珠);打的最多的就是麻雀,因为那个时候麻雀是被国家列为必除的“四害”之一。有时候运气好的话,可以打五六十只,去毛洗净后也有一两斤肉,在那个物质极为匮乏、鲜见吃肉的年代,也算是改善了一下家庭生活。我记得那时候大家都很有礼让精神,比如这周打鸟最后是由伟伟拿回了家(七八个人打完鸟集中归为一人)下周就轮到小斌,再下周就轮到文强,以此类推,我们这几个小伙伴每人就都有机会拿回家一次七八十只鸟的机会。每当谁拿回去晚饭前在院子里公共水管择洗时引来院里其他人家一阵惊羡的时候,就是我们这个拿鸟回家的小伙伴及其家人脸上最风光、心里最幸福的时候。

  或许是我们从一开始结交就能够做到相互礼让、互相照顾,平均主义、心态平和的缘故吧,一直到今天我们都已是不惑之年的岁数,我们的友情还依然在持续、在升温,只要有谁从外面回到我们工程局的住地(目前是在陕西汉中,安康,局机关在西安)大家相互一联系,就会轮流坐庄的互相招呼小聚一下。

    我知道,大家聚那一下并不是为了吃那一顿饭、喝那一口酒,大家是想坐在一起共同回忆那逝去的青春,回忆那一同成长的青葱岁月,更是为祖国今天的富强而发自内心的深深祝福!


第五节  我们爬的山叫连城山


  再说说我们爬的那座连城山,小的时候不知道爬过多少回。我们最喜欢在那山上拔野葱、野韭菜、摘野酸枣;更喜欢在鸡头关下拔蕨苔和挖白芨(一种中药),还有一种叫“救济粮”特别小的鲜红色里面有黑籽,吃起来沙沙的野果子。在读了覃炜明先生的《活在吾乡》之后,我就怀疑我们喊这种“救济粮”的野果子跟他书中一篇《冬天》散文里的叫做“棠梨子”的野果子的描写有点相像。


   那时候已经偶尔听说我们爬的这座山峰的山脚小路居然就是褒斜栈道的起端,就是史上称之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的那个栈道,但是当时根本就不知道这座山以及附近的石门和古栈道被我们中国古代最伟大的诗仙李白以及历朝历代的文人雅士描写过呢!


 太白老先生在《蜀道难》中是这样描述我们少年时代常爬的连城山的:“连峰去天不盈尺”,足以说明这山的险峻。他老先生又在《游石门》中对石门如此描绘:
“鸡头山下石门游,游到石门看龙湫。 龙湫自古龙潭下,潭下弯曲一点油。 一点油石高万仞,万仞绝壁对江流。 江流有声出谷口,谷口春残翠屏收。 翠屏崖上仙为石,石为舞裳几度秋。 秋水为神玉为谷,玉骨龙肌跨龙虬。 龙虬虎豹连狮象,狮象重重千古留。 千古石门对石虎,石虎断崖若人愁。 愁人断崖题诗句,诗句悬处高云楼。 云楼顶上行人过,行人过往永无休。 永无休时游石门,石门天梯上鸡头?!?/font>


    对连城山、褒斜道、鸡头关描写过的历代文人雅士有唐代诗人除李白之外的王维,他在《送杨长史入川》中如此写到:“褒斜不容,之子去何之。鸟道一千里,猿声十二时。官桥祭酒客,山木女郎祠。别后同明月,君应听子规?!?/font>

  唐薛能《褒斜道中》又这样写到:“十驿褒斜到处慵,眼前长似接灵踪。江边旋入旁来水,山豁犹藏向后峰。鸟迳恶时应立虎,畬田间日自晓松。行吟却笑公车役,夜发星驰半不逢?!?/span>


  唐沈佺期,他所做的《夜宿七盘岭》是这样描述我们少年时代常蹬的连城山的:“独游千里外,高卧七盘西。晓月临窗近,天河入户低。芳春平仲绿,清夜子规啼。浮客空留听,褒城闻曙鸡?!?/span>


  宋代的唐卿在《石门岩壁》中对连城山下的石门是这样描述的:“峭壁矗云三峡里,急湍翻雪五湖边。何年造物施神力,移到褒中小有天?!?/span>


  明代的吴崇文《鸡头关》是这样写的:“不度鸡头险,谁知鸟道难?几回绝壁崖,百丈俯危湍。乱石排云出,孤峰带雪寒。晚来烟村满,何处是长安?”


 明代孔天印在《鸡头关》里这样描写:“险绝鸡头岭,群山瞰觉低。七盘旋石磴,百转上天梯。高鸟凌空度,猿向客鸣啼。愁看汉江上,芳草碧凄凄?!?/span>


  明王旌的《七盘坡》又是这样写:“行尽一盘又一盘,七盘都尽到平颠。櫵携秦岭新刍过??臀ぐ裁?。半积半消沙路雪,乍阴乍晴晚峰天。盘桓回首生离思,高处临风一怅然?!?/span>


  明张镧《七盘山》又如此写:“昔闻商岭秦岭,今过六盘七盘。古木啼猿袅袅,荒祠夜雪漫漫?!?/span>


      清代果亲王《鸡头关》如此写到:“不送千门晓,昂然七曲山。何如鹦鹉语,伴客过重山?!?/font>


     清王士正的《七盘岭》又有如下描写:“七日行褒斜,目聩耳亦聋。浊浪崩崖垠,征衣碎蒙茸。不知天地阔,讵测造化功。岌然土囊口,鸡头摩苍穹。磴道上七盘,大翮排天风。绝顶忽开豁,白日当虚空。褒水出谷流,汉江绕其东。巴山跨秦蜀,蜿蜒连上庸。川原尽沃野,天府如关中。桔柚郁成林,稻苗亦芃芃。襄阳大艑来,千里帆墙通。当年号天汉,运归隆准公。将相得人杰,驱策芟群雄。一战收三秦,遂都咸阳宫。智勇久沦没,山川自来峰。跋马向褒国,日落烟濛濛。

     更让我感到亲切的是我们城市网的博主,大良徐霞客周铁株老先生也在他的散文集《远乡是梦乡》中专门有一篇《褒斜栈道》也对我少年时代涉足多次的连城山有所描述,铁株先生如此描述:“汉中城北,褒斜道南起汉中褒谷口,北抵眉县斜谷口的河谷通道,全长二百五十多公里,古人凿石架木,顺褒、斜二水夹山向北,《读史方​舆纪要》记述“褒斜之道,夏禹发之,汉始成之”可见此道之久远”。


    还有许许多多的描写过连城山和鸡头关的诗词不便在此一一列出,如清胡志夔的《鸡头关》诗,清王晚香的《七盘古道》等等。

   此刻我突然在想:我的这一点点小小的文思,是不是也因为我少年时代曾多次跟这些历代文人雅士有过时空交流和思想冥冥中无意的碰撞有些许关联呢?


     少年时代登过的连城山、鸡头关,那么多文人雅士描写过的连城山、鸡头关呦,我何时再能与少年时代的这些玩伴们再去故地重游一番?我何时也能为你赋诗一首、作文一篇呢?


                                        2018.8.20晚饭散步回来后至此刻2018年8月21日凌晨1:10分(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评论 (17 个评论)

  • 小M 2018-08-21 08:55
    博主记性真好,很多童年趣事至今还能想起来,我很多都忘了
  • 衰草 2018-08-21 08:57
    下河游泳,用弹弓打鸟估计是那个年代很多人的童年回忆了,不过友谊能够留存至今确实很珍贵,我的几个童年玩伴因为各自嫁人成家,而我选择上大学,以至于过年再聚一起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共同话题了。
  • 穆萨 2018-08-21 09:21
    衰草: 下河游泳,用弹弓打鸟估计是那个年代很多人的童年回忆了,不过友谊能够留存至今确实很珍贵,我的几个童年玩伴因为各自嫁人成家,而我选择上大学,以至于过年再聚
    我们的情况略有差异,因为都是一个单位的子弟(职工家属加起来有几万人的那种大型国企),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呢。
  • 穆萨 2018-08-21 09:22
    小M: 博主记性真好,很多童年趣事至今还能想起来,我很多都忘了
    我五岁之后的事都能记得很清楚,五岁以前的全部“断片”
  • Zhenhua·Tang 2018-08-21 09:46
    若是有拍图,可以发出来我们看看吗?想领略下这些风光
  • 穆萨 2018-08-21 09:51
    Zhenhua·Tang: 若是有拍图,可以发出来我们看看吗?想领略下这些风光
    我都已经有三十年没回去过那个地方了,不过百度褒河古栈道或者鸡头关应该可以找到,或者上《蚂蜂窝》去搜索。
  • 甲乙丙丁 2018-08-21 09:59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这句话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床还苁侵芴晗壬故悄氯?,去到一个地方,都能用相应的文章和诗句串联起来,这就类似于共情,书里提到的我去过了,或我去过的书里提到了,人会不自禁地去接近自己有认知的地方,有认知的文字。很好!
  • 穆萨 2018-08-21 10:41
    甲乙丙丁: 行万里路,读万卷书。这句话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床还苁侵芴晗壬故悄氯?,去到一个地方,都能用相应的文章和诗句串联起来,这就类似于共情,书里提到的我去
    老祖宗的确是不会骗我们的。就比如说现在讲的要以人为本,其实早在中国古代春秋时期就被管仲提出来了?!豆茏?霸言》曰:“夫霸主之所始也,以人文本,本治则国固,本乱则国威?!笨纯窗?,两三千年前的先哲就有如此高的悟性,真的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 绿茶咖啡 2018-08-21 11:17
    这么多留级生啊
  • 穆萨 2018-08-21 11:33
    绿茶咖啡: 这么多留级生啊
  • 橙子奶奶 2018-08-21 11:37
    有几个从小玩到大到老的朋友真好!
  • 菜恩籽 2018-08-21 13:11
    这种兄弟情谊需要倍加珍惜
  • SHERLOCK 2018-08-21 13:16
    回忆总是美好的,只恨回不去
  • 穆萨 2018-08-21 13:41
    SHERLOCK: 回忆总是美好的,只恨回不去
  • 穆萨 2018-08-21 13:41
    菜恩籽: 这种兄弟情谊需要倍加珍惜
    谢谢
  • 菊乡子 2018-08-22 06:54
  • 穆萨 2018-08-22 08:22
    菊乡子: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