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峰山语

做一个快乐的行者(七)

  • 发表于:2018-08-23 22:54
  • 已有 758 次阅读

UED回归 www.868net.net                             做一个快乐的行者(七)


                                   我的妹妹


    想到妹妹,最先想到的是有两件特别对不起她的事情和一件有点欺负她的事情,另外就是一件她特别对不起我的事情,和我们共同最难忘的一次历险。而每当我想到她对不起我这件事情直到现在我都觉得心底隐隐作痛。

那两件我对不起妹妹的事情,至今她是记忆犹新呢还是已经遗忘脑后了?反正我无法忘却!

1979年我四年级的一个暑假,也就是第一个四年级家里房顶漏水那个四年级的暑假。一天上午,我发现从油毛毡土平房房檐掉下来一个黄色的电线,我觉得好玩,就想着用削铅笔的小刀把电线外皮割烂取一截来玩。于是就动手割起来,谁知道当割破外皮小刀接触到电线里面的铜丝瞬间,我的手被麻的极速缩了回来,小刀也随之落地。这下我知道这垂钓下来的​电线不好玩了。

这时候,恶作剧的念头就在我的头脑中立刻闪现,我呼唤着妹妹赶紧出来。比我小一岁、当时上三年级的妹妹连忙跑出来问我:“三哥,喊我干啥?”

我坏坏地说:“妹妹妹妹你看到那根黄色的线没?我刚才用刀子割了一下没割动,你来试试,三哥是想用那个黄色线给你扎头发,做成蝴蝶结扎在头上可漂亮了呢?!?/span>

妹妹一听说是要给她做蝴蝶结扎头,在看到那黄颜色的像绳子一样的线的确好看,也没多想就真的像我刚才一样也用小刀去割那电线??上攵峁乙谎?,在被电到的同时,甩了小刀哇哇的大哭起来。

那一天妹妹后来有没有向父母告状,我挨没挨父母打骂,此刻已经记不清楚了,但那次我“陷害”妹妹的情节我分明记得。走笔至此,想对妹妹说:请原谅那时候的调皮的三哥吧!

也是那一年暑假,父亲开车带着院里的几家邻居和我们去城固县的南沙河水库游玩。到了地方,大人们及大一点如我大哥二哥那么大的孩子们都去水库深水区(相对我们孩子来说)玩去了,让我在岸边浅水区照看妹妹。

妹妹蹲下玩水的时候就把头埋在没过膝盖的水里学憋气(那时候我经常在家里的脸盆里教妹妹练憋气)。也不知怎么回事,可能是因为她想换气什么的,就看见妹妹的头始终在水里但却开始咕咚咕咚的喝水了,从水里的一个接一个的往上泛着水泡,妹妹的两只小手不停的拍水打水。

之所以现在觉得这件事也是我对不起妹妹之一,是因为过后每当我想起我都为自己的蠢笨内疚和自责,我当时怎么就没发现妹妹已经溺水了呢?(到现在也纳闷妹妹为何不自己把头从水里抬起呢?)

已经记不清当时是谁发现了这个危险情况(印象里是大哥)疾跑过来,一下把妹妹从水里带起来,那个时候妹妹又是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妹妹对不起我的那件事已经发生在初中了。因为我多上了一个四年级,就跟妹妹变成了一个年级的同学。

也就是19819月份一开学,我拿着葛洲坝工程局的初中录取通知书又回到了我们中水三局子弟中学报了道开始了我的初中生活。

可能就在初一的下学期,不知道因为什么事(现在已经想不起了),妹妹跟我闹别扭,将我平时收藏的摞起来少说也有十几公分高的烟标(烟盒)全都给我一对两半的从中间撕开了三分之二的口子。她是趁我不在家的时候给撕的,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无可救药。当时我的肺都要气炸了,心都给伤透了,几乎就要把她爆捶一顿了,但还是想想忍住没有打她,我一生气就将那些我从三年级开始积攒的烟标全部扔掉了。因为我怕再看到那一条条裂口,我的心又会落泪。

也就是从那一件事开始,我在家里看见她就像没这个人一样,有时候只要有她的女同学来找她我都会板着一副冷面孔从不搭腔,我和妹妹也开始长达将近半年的互不说话。


前几天妹妹和妹夫前来与我小聚,我还调侃着对她说:“你撕掉的不是三哥的烟标啊,那可是一幢别墅,一辆宝马??!”(妹夫公司在南海有个项目,妹妹正好暑假过来)

   千真万确,我收藏的那些烟标有的绝对现在可以换购一套别墅或者宝马呢,因为好多烟标在当时都是少有的款式和版式。

我们吃饭的时候,妹妹还问我记不记得那次春游和“大部队”走散,我带她安全返回山下的事情。我说那咋能忘记呢?

     那一次是初三毕业前学校组织的一次全年级攀爬连城山春游活动。当我们各自班级登到山顶一块空地的时候,带队老师就告诉大家可以自由分散活动一小会儿,然后全年级集合做游戏等。

我仗着自己经常和小伙伴们攀玩连城山对连城山的熟知,就对妹妹说:“走,三哥带你去看看山里的风景!”

就这样我们不知不觉地就走出去好远,逐渐离“大部队”越来越远。后来眼看着日头偏西竟然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这下妹妹有点害怕了,拽着我的衣角一个劲的问:“三哥我们迷路了,回不去咋办?”

我其实也有点小慌张,但为了显示一个哥哥的镇定和一个小男子汉的沉着,我拉着妹妹的手说:“不用怕,有三哥在,还怕回不去?”

于是我带着妹妹开始了一次深山历险记。

因为反正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太阳也已经西沉到没有了余晖,天眼看着就要黑了。

我便带着妹妹直线穿插,真可以说是披荆斩棘、遇水架桥的在那座叫连城山腰间的灌木丛里开始了艰难跋涉。

记得当时我穿的是大哥给我买的那双蓝布面的金杯足球鞋,鞋底的胶钉有几次在踩到山涧石头上的青苔上时差点把我滑倒。但很多时候也都亏得那些布满鞋底的胶钉可以稳稳把住潮湿的山坡地面,而让妹妹踩到我的脚背上挪步向前。

甚至有几次遇到较宽的山涧,我都是先抓着垂下的野藤先试着荡悠过去再荡回来,告诉妹妹不要怕、照着我的样子荡过去就好了。

就这样,我们也不知走了多久、费了多大劲才算自己开出一条路来下了山。下到山底,那路我就再熟悉不过了。


我边和妹妹举杯叙旧边纳闷的问妹妹:“也奇了怪了,你说那时候两个学生不见了,也没见老师和同学们找咱俩???看来咱俩那会在学??啥疾皇抢鲜τ杏∠蟮暮醚?!”还有一件事情似乎现在想想也觉得我这个当哥哥的不够意思,有点太欺负她的味道,不知道她现在还能记住不。

那也是初三的事情了,我和妹妹早已经捐弃前嫌,握手言和了。是一个暑假,妈妈也去安康爸爸那里了,大哥二哥也都出去参加工作了。妈妈一走,家里一日三餐便是由我负责,那时候吃得最多的饭就是下挂面。

记得是一个下着暴雨的中午,汉中褒河每到暑期的时候有时会连续下雨一个多月。那次就是,天已经下了近一个月的雨。我和妹妹也因为天天吃挂面有点吃烦了,我就问妹妹想不想吃面皮?妹妹说当然想吃。

要知道,面皮这种小吃在陕南的汉中、安康两地可是人见人爱,一天三顿连吃都吃不烦的一种特色小吃。

我说要想吃你就得去换面皮。因为你不会调拌面皮的酱汁,所以我在家调酱汁,你外出换面皮。(那个时候通常都是自己拿米去面皮作坊换面皮,一般两斤米换一斤面皮。之所以叫面皮,是因为它有面浆、米浆两种做法。习惯上不论面浆、米浆做的都叫面皮)

就这样,我那身高只有一米五不到的妹妹“全副武装的”拿着大米去外面市场上的面皮房换面皮:她穿上父亲发的浅绿色胶质连帽雨衣,脚蹬一双半腰胶筒雨鞋,将两斤米用布袋装了用雨衣下摆裹好,毫不迟疑的开门冲进了暴雨之中。说实话,她出门的一瞬间我真有点良心发现想把她喊回来我自己去,然而我偏偏就突然想到了我那些被她撕裂的烟标,于是我的心一下子就变硬变狠起来,任由她冒雨前行了。


     妹妹本叫萍,在上高二的时候,或许是她们都受了琼瑶小说的影响,那一天妹妹居然就和我们文科班几个女生一起从家里拿着户口本,去派出所各自给自己改了名字。

     妹妹将萍改为了梦宇;刘艳霞将名字改成了刘雨婷;陈艳莉将名字改成了陈晨;韦红兵将名字改成了韦唯。

一直到现在一想起这件事来都还挺佩服几个小姑娘的,当时哪来的那么大勇气,也不跟家人商量,拿了户口本就去改了名字。

妹妹后来做了中学老师,工作各方面都很优秀。但一想起母亲病中她对母亲的某些行为,我心里就不是很舒服。

那已是母亲偏瘫几年后的一件往事了。大约在2006年吧,有一天是个周末,妹妹周末一般都是回来在家吃饭的。(那时候我和太太及女儿一家三口是跟着父母亲一起住的)

中午我太太将饭菜做好走进母亲卧室正要问母亲现在吃不吃饭的时候,就看到母亲脸憋得通红,嘴里呜哩哇啦的说着什么(母亲偏瘫后影响到语言功能,吐字已不是很清晰)

终究是我太太从2003年母亲中风偏瘫卧床伺候到2004年可以起床行走半自理(能够自己穿衣、解手、盛好饭自己吃饭)至今,母亲的一举一动她都能领会。于是就喊妹妹过去帮忙,说是母亲便秘屙不出屎来。我太太说着话已经开始让母亲崛起臀部用手一点一点去扣了,而我的妹妹、我母亲的女儿却躲得远远的只会一个劲的喊:“三哥,这咋办呀?三哥,这咋办呀?”

我将这一幕写出来并不是要责怪或是鞭笞妹妹,如是那样,泉下有知的母亲也不允许,因为母亲实在是太爱我们。

我只是想不通:一个比妹妹小八岁的并非母亲亲生的儿媳妇都能豪不嫌弃地去为母亲排忧解难,母亲的亲生女儿却因为嫌脏嫌臭竟然不肯近前到自己母亲的身边!这就是我的妹妹,这就是那个在单位里能歌善舞、为人师尊、几乎一天一换衣服光光鲜鲜的我的亲妹妹!妹妹呀妹妹,我真担心你误人子弟呢。(好在妹妹现在不会误人子弟了,因为她已改做行政工作了)

如果不是我在家亲眼所见,任谁告诉我这一幕我可能都极难相信??墒?,妹妹,你当时就这样的状态,说句心里话,你撕了我的烟标我虽很生气,可我在心里也早已原谅了你,然而在对待母亲患病时你的某些行为我不敢恭维。仅管母亲患病期间的大多数治疗和药物都是你和妹夫包揽了,但在那次母亲便秘你三嫂喊你帮忙、你躲得老远那件事上你三哥我很难原谅你......


       2018.8.23.晚饭散步回来后至此刻22:54分于粤西吴川夜籁人静时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 张教主 2018-08-24 08:41
    人说久病窗前无孝子,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你娶了个好媳妇。
  • 小确幸 2018-08-24 09:17
    触电那个实在是太皮了
  • 穆萨 2018-08-24 10:02
    小确幸: 触电那个实在是太皮了
  • 穆萨 2018-08-24 10:04
    张教主: 人说久病窗前无孝子,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你娶了个好媳妇。
    母亲从最初的得病偏瘫到一年后的可以半自理直至去世,真的是多亏了我媳妇。
  • 原木 2018-08-24 10:53
    博主写出来这个,妹妹看到会不会加大你们兄妹的间隙呢?人都有老的时候,你妹妹迟早会懂得这个道理的
  • 阿离 2018-08-24 11:41
    博主的记性不错啊,我现在很多小时候的事情都记不清了,感觉跟失忆了一样
  • 大麦茶 2018-08-24 11:42
    看得很惊险所以说从小学习安全知识是非常重要的
  • 每天兄弟 2018-08-24 14:50
    妹妹那时候太年轻了,需要成长
  • 关外的青梅酒 2018-08-24 15:16
    家里有个皮哥哥,受欺负的就是妹妹了,哈哈,不过想起来都是美好的童年回忆了
  • 穆萨 2018-08-24 16:14
    关外的青梅酒: 家里有个皮哥哥,受欺负的就是妹妹了,哈哈,不过想起来都是美好的童年回忆了
    呵呵,是的,一转眼几十年已经过去了,真的是白驹过隙??!
  • 穆萨 2018-08-24 16:14
    每天兄弟: 妹妹那时候太年轻了,需要成长
  • 穆萨 2018-08-24 16:15
    大麦茶: 看得很惊险所以说从小学习安全知识是非常重要的
    是的,尤其要给孩子们多将安全用电和防溺水知识。
  • 穆萨 2018-08-24 16:16
    阿离: 博主的记性不错啊,我现在很多小时候的事情都记不清了,感觉跟失忆了一样
    我五岁前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