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舞榭歌台(小说) 四

  • 发表于:2017-11-02 19:00
  • 已有 1205 次阅读

UED回归 www.868net.net                                          舞 榭 歌 台(小说) 

                                                                             刘维


                                               (四)

 

    “翼飞国标舞培训中心”终于赶在国庆这一天开张。由于中心做足了宣传鼓吹工作,加上中心决定黄金周初始三天免费迎客、接受报名,开张这天一下子涌进了近百名舞蹈爱好者。

 

    舒翼飞从以往她在文化宫教出的学员中,请来五对交谊舞高手作表演嘉宾,他们在夏望秋和谭婉虹的带动下,在舞池翩然起舞。音响不断送出华尔兹、伦巴、探戈和迪斯科的舞曲,吊灯旋转闪烁,场景如幻如真。舒翼飞身穿交叉吊带套装,脚穿白色舞鞋,轻扫娥眉,淡扑脂粉,一副健美、清爽、干练、平和打扮。她坐在音响台前,既调控着音响,又接受着客人的报名,还不断鼓动客人投身舞池起舞。不少客人按捺不住,纷纷携带舞伴加入欢乐的舞蹈之旅??纯雌鹞璧娜巳盒枰⒘?,舒翼飞便停了舞曲,插上话筒发表演说。她简洁明了地介绍了从交谊舞到国标舞的演化要领,介绍了舞蹈对塑造人的美体和气质的重要意义,介绍了国标舞可能成为2008年奥运比赛项目的发展前景;她热烈欢迎舞蹈爱好者参加到培训行列中来,祝福他们即将蜕茧化蝶,化作现代中国的时尚公民。演说完毕,她又把刀郎的歌碟放进碟机,让《2002年的第一场雪》的歌声在中心飘荡发散,她希望在场的人们都像歌里的那只飞来飞去的蝴蝶,在白雪飘飞的季节里摇曳。整个舞场充满了喜气、激情和热望。 

    尽管中心的收费比文化宫高出一倍,但第一天报名的客人还是超出了预计的30位,有些没有当即报名的客人也取走了简章。第二第三天前来的客人有增无减,报名的人数扶摇直上。10月3日晚,开张迎客仪式结束后,舒翼飞作了统计,已经报名交费的客人总共96位。由于场地和教练的限制,每期只能进场30位左右的学员,于是中心只好按报名的先后顺序,把学员分成三期培训,每期一个月。再有报名的,则向后类推。对安排在第二第三期培训的学员,舒翼飞通过他们留下的电话,逐个去电解释致歉,并欢迎他们随时进场观摩。国标中心一炮而红,10月4日,培训工作转入正常轨道。 


    夏望秋从工棚搬出后,一直居住在单间出租屋里。中心装修期间,征得舒翼飞同意,他让师傅在音响台上方搭了个小阁楼。中心开业前,他便从出租屋搬了出来,住进阁楼里。他认为这样做收到一举两得的实惠,既省下每月150元的房租,又可以随时料理中心的事务。中心的授舞时间统一安排在晚上,为了让有空闲且有需要的学员获得更多的练习机会,树立中心良好的信誉形象,中心还在每天下午划出两个钟头时间向学员开放。这段时间的管理,则由夏望秋独立负责。如此一来,中心实际上就成了夏望秋的家。 


    没多久,夏望秋发现,时代巨楼的业主王营宝在五楼也有落脚点,因为王营宝常在楼梯上落,在五楼过夜。偶尔,夏望秋也见到谭婉虹往五楼上跑。自从他与谭婉虹有了亲吻这一层接触,自从他知道谭婉虹与王营宝有单独相处这一层关系,他对谭婉虹的言行就有了情感上的反应。他在乎她与别的男人交往,也在乎男学员用语言和动作挑逗她。他可以用理智抑制自己的言行,但他却无法用理智消灭自己的思想。如今他和她天天见面了,但他似乎没有了以往见到她时的激动和快乐。谭婉虹锐敏地感觉到夏望秋的不对劲,就在一天晚上提前到了中心。她直截了当问他:这些天你为啥要给我脸色?我惹了你吗?我欠了你吗?夏望秋遭此**,一时乱了方寸,结结巴巴地说:这话从何说起,我,我哪来权利和资格给你、你脸色?求求你别、别误会好不?她说:我没有误会,我直接感觉到了!在你认为没有权利和资格的时候,你就如此对待我了,等到你认为已取得了权利和资格的时候,你岂不是要像顾城那样向我挥动利斧了?夏望秋见她说得如此出格,如此骇人听闻,简直要下跪哀求她了,他说:前些天家里的老妹来电话,说我老娘患重病,我心情不好,引起你误会,对不起了!请你谅解,请你原谅吧!谭婉虹听他这么一解释更来了火:苍天哪,世上的男人要多臭就有多臭哩,你就是一个典型人物,典型标本??!编故事无需打腹稿,骗女人脸不改色心不跳!你真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我往王营宝那里跑,为的是谁?我拖着散了架的身子来教舞,为的又是谁?你说,噢?我怎么会喜欢上你?我是不是有眼无珠瞎了眼了?谭婉虹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夏望秋见事情闹得如此不堪,再不敢多说什么了。他给她一团纸巾,站在一旁愣着。大概她意识到中心开门的时间到了,立刻整了整衣衫,拢了拢头发,然后跑去开门开闸。夏望秋清醒过来,立马开机、播放音乐。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音响竟传出了陈升唱的《把悲伤留给自己》:……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舒翼飞也开工来了,她对夏望秋说:这种变态歌曲,太沉重了,不宜在此播放,换上庚澄庆的《热情的沙漠》吧!夏望秋尴尬地笑了笑说:是的,刚才可能按错键了。于是电视荧屏上的庚澄庆就以动感十足的舞姿和热情清亮的歌声迎接着一个个学员的到来。 


    谭婉虹在门口挡了一个人,他没有培训月卡,也不买当晚入场门票,却要往里走。他说他是夏望秋的朋友,有点事找他。她让他在门口等着,她去通知夏望秋。夏望秋走近一看,发现来人是大号叫陈善外号叫贫嘴的地盘工友。夏望秋把贫嘴扯至楼梯拐弯平台,问: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贫嘴嘻皮笑脸说:你当了老板,广告纸都派到工棚去了,谁还不知道你在这??!夏望秋说:哥们都好吧!你找我有事么?不会是学跳舞吧?贫嘴说:你好久没跟哥们叙旧了,哥们真的好想你??!咱早就跟你说过,咱出来做力工,哪有闲钱学跳舞?再说,白天都累成死狗了,要是晚上还没完没了的上窜下跳,这不是存心找死么?你要咱学舞,就无异于指派黄丝蚁上京办事哪!你能,让你跳舞跳出个花花世界,咱佩服得五体投地哩……夏望秋见教舞的时间快到,不得不截住他的话流:大伙叫你贫嘴,还真没叫歪,一开口就滔滔不绝,你还没说到点子上呀!贫嘴不恼不怒说:那咱就实话实说了。最近咱家老妹来电,说咱老娘病了,没钱拿药哩!咱想求求你借点钱解急!夏望秋一听就不舒服,说:你编故事无需打腹稿,你骗哥们脸不改色心不跳,这不是典型的臭男人么!以往你借去我好几百元钱仍没还,怎又来借了?你自己的工资呢?吸毒?赌博?找“爱情鸟”?贫嘴急了:好望秋哇,咱除了吹吹牛,哪还敢搞别的名堂哪?咱的工资早让家里那班吸血鬼吸干了!可怕呀,简直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魔哟。以往你对咱有情有义,咱骗谁也不至于骗到你的头上呢!你就行行好,再给慈善一次吧!咱替老娘给你作揖了。贫嘴边说边对着夏望秋拜了三拜。夏望秋气愤难耐说:拜什么,拜!我还没断气哩!告诉你,我的钱全都投资了,以后再向我伸手,那就对不起了!说完从衣袋摸出200元摊到贫嘴手里,扭头便走。望着夏望秋的背影,贫嘴笑嘻嘻地说:望秋,我的借条你没要呢!多谢了。祝你好人有好报,一生平平安安哪!贫嘴收回目光,又将目光投射到手上的人民币上,用食指弹了弹两张沙沙作响的百元大钞,然后折好装进暗袋里,按了按,这才满意地下楼去了。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 青黛 2017-11-02 19:20
    舞蹈文化有魅力,可以吸引到大家来
  • 流水落花 2017-11-02 19:22
    顺德好像80、90年代的时候就是国标舞还是挺多人学的
  • 红尘多变 2017-11-02 19:24
    挺讨厌这样来借钱坑钱的人……
  • 江山如画 2017-11-02 19:27
    一直觉得会跳舞的人整个人的气质都是很不一样的我也想学学
  • 得闲及及 2017-11-02 20:52
    生意兴隆
  • 菊乡子 2017-11-03 02:52
  • 刘维 2017-11-03 04:18
    菊乡子:
  • 刘维 2017-11-03 04:19
    青黛: 舞蹈文化有魅力,可以吸引到大家来
  • 刘维 2017-11-03 04:20
    流水落花: 顺德好像80、90年代的时候就是国标舞还是挺多人学的
  • 刘维 2017-11-03 04:20
    红尘多变: 挺讨厌这样来借钱坑钱的人……
  • 刘维 2017-11-03 04:20
    江山如画: 一直觉得会跳舞的人整个人的气质都是很不一样的我也想学学
  • 刘维 2017-11-03 04:20
    得闲及及: 生意兴隆
  • 枫雨 2017-11-03 09:44
    两个相爱又互相伤害的人……
  • 刘维 2017-11-04 07:30
    枫雨: 两个相爱又互相伤害的人……
  • 穆萨 2017-11-06 21:18
    这夏老板倒是真慷慨,明知道贫嘴就是一副死乞白赖借钱不还的主还肯借钱给他?觉得这个插曲没有处理好,不符合起码的生活原状、博主是否再斟酌一下?水平有限,瞎说一番,勿怪
  • 刘维 2017-11-07 10:44
    穆萨: 这夏老板倒是真慷慨,明知道贫嘴就是一副死乞白赖借钱不还的主还肯借钱给他?觉得这个插曲没有处理好,不符合起码的生活原状、博主是否再斟酌一下?水平有限,瞎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