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较低,可能造成部分功能无法使用,请升级您的浏览器
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顺德文苑

舞榭歌台(小说) 三

  • 发表于:2017-10-23 09:46
  • 已有 644 次阅读

                                             

                 舞榭歌台(小说) 

                                                                            刘 维 

  

                                         (三) 

    2003年夏天,王营宝从包工队老板的位置退了下来,包工队让羽毛丰满的儿子经营去了。他父子俩搞了十多年建筑,发的是大财而不是小财。他家除了拥有一座三层楼的自住大宅院外,还建有一幢占地300多平方米、五层框架结构的临街商住两用楼。用王营宝自己的话来说,这是一座由他的心血和汗水浇铸出的时代巨楼。眼下,巨楼的一二三层都租了出去。一层是店铺,二层是公司办公场所,三层是各路打工者的居所。余下的四层、五层仍在招租中。王营宝退下来后,正好一心一意地经营他的时代巨楼。 


    一直在王营宝手下打工的夏望秋,这一年也离开了建筑队。他已经积攒了两万元存款,正和舒翼飞共同策划筹建自己的国标舞培训中心。据框算,中心的启动资金约五万元。主要用在中心租金、装修、音响设备购置和教练工资支付等方面的开支上。舒翼飞问夏望秋:你能拿出多少钱来投资?他说:虽然我有两万元,但我想买辆摩托,这城市,没有机动车子很难办事,因此我就只能出一万了。她说:你买摩托正合时候,往后,很多事情得你去跑腿。资金的事就这样定吧,你出一万,我出四万,红利按比例分成。舒翼飞沉思了一会继续说:接下来,中心的章程、管理条例,以及合同、广告之类我都得用电脑打印出来;我还要做通丈夫的工作,要他支持我搞中心。我夫妻俩同在企业做事,一直住在工厂的宿舍里,他老想供楼,硬是让我顶住了。因此,我想让你抓紧时机先办好两件事。一是寻租,找个合适的场所;二是多请一个教练,要年轻貌美泼辣一点的女孩。关于这个教练人选,我考虑过那个偶然来找你跳舞名叫谭婉虹的女孩,但不知她意向如何,你先找他谈谈吧。夏望秋跟舒翼飞搭档了两年多,深知她思维严谨敏捷,办事滴水不漏,再没多说什么,爽脆地把她交待的任务应承下来。 


    次日晚,夏望秋在“富丽”要了个小包厢,把谭婉虹约出来。谭婉虹用缠纱橡皮箍把头发扎成两个小髻,令满头秀发风起云涌却纹丝不乱。她描了眉和唇,脸颊和腮也扑上了淡淡的脂粉。她穿了一件花格短袖上衣,束上一条白色直筒中腰裤,周身曲线显山露水。她的脸庞泛起神秘的微笑,却口不露齿目不斜视。她全身上下都展现出少女蓬勃如春的气质,都荡溢着热爱生命的本能的光辉。她的出现,让在娱 乐 城中游走的好色和不知好不好色的男人都凝眸注视,但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倒是那位保安,先是莫名其妙地给她敬了个军礼,然后硬是把自个一米七五的身板弯曲成弓形,踩着碎步,紧跟着她,殷勤地为她指引前进的方向。谭婉虹和夏望秋似乎都在吸引着对方,但谁也不敢越位。到目前为止,他们仍然是普通朋友、最佳舞伴。夏望秋早把自己以往的经历和未来的打算向谭婉虹和盘托出,谭婉虹却连自的工作单位和居住地址都不向他透露。他只从她口里证实了她是四川泸洲人。

 

    K厢设置了电脑自动点歌台。夏望秋让谭婉虹先唱,她点了小萍萍的《乌来山下一朵花》和彭丽媛的《珠穆朗玛》唱了起来。夏望秋特爱听她歌唱,她的歌音质佳、节奏准,且声情并茂激越流丽、境界翻新高潮叠起。他用眼睛谛视她的歌姿,却用心灵谛听她的歌声,他总能恰到好处地为她击掌,给她激励。她放下话筒后,他对她说:你的歌常常让我忘记了悲伤和困苦,因为它有一种直抵灵魂深处的穿透力。他说:我不是恭维你,我只说出我的真实感受而已。她妩媚地笑了笑:多谢了。现在该轮到你唱歌我欣赏了,噢?于是,夏望秋点了牛朝阳的网络歌曲《谢谢你让我 爱你》边歌边舞: 


        有多少男孩喜欢你,希望为你的快乐而努力; 

        你却只允许我一个人,把你要的拿给你…… 

        谢谢你让我爱你,谢谢你让我呵护你; 

        能为你受苦,能为你受累, 

        一生都充满感激! 


    不知为什么,唱完了这首歌,夏望秋竟然泪流满脸。谭婉虹掏出纸巾,走近他,为他抹去流至腮边的泪水。她说:你唱得真棒,太动情了。他说:不是我唱得好,而是牛朝阳的歌写得好。她说,这样的爱情歌曲,现在没有多少人敢写了,原因就在于境界过于崇高,实践难度太大。如果谁写了、唱了,却实践不了,就免不了要遭咒骂和嘲笑。她说,还记得那位叫李X的残疾歌手么?他创作了《窗外》,也演唱了《窗外》,后来却因沾了“爱情鸟”的边,被抓进了局子,结果网络和报纸都在抨击他,太残酷了。 


   他们坐在沙发休息、喝水。谭婉虹问:你今夜要我出来,不仅仅为了唱歌吧?夏望秋说:是这样,我还有别的事要和你商量。他顿了顿,望了她一眼继续说:你知道,我和阿飞合伙搞中心,已策划得差不多了。现在阿飞想聘你当教练,不知你意下如何?她要我正式征求你的意见。再一个,就是租用场地问题,你可否也为我出些主意?谭婉虹沉思了好一会说:要我当教练,兼职的可以,全职的暂时还不行,因为现在我还没有辞去原来那份工作的勇气。等到你们的中心发展平稳了,也许我会下决心跳槽。谭婉虹停了一会,拿迷离的目光打量了夏望秋一眼,继续又说:至于租用场地,我倒想问问王营宝,因为他自己有一座出租楼,那地方挺合适的。夏望秋一听说王营宝,心里打了个激灵,问她:你认识王营宝吗?她说:他是我干爹。他说:他是我原先打工的老板哟!她说:这一层我知道。因为他曾经在我面前不经意地提起过你。他说:你怎么一直没有跟我讲这事?她突然拿眼瞪着他:我为什么非得跟你讲这事?他见她不快,立马沉默不语。在南方,“干爹”、“干哥”、“干女儿”、“干妹子”一类的词语,都充斥着暖昧的元素,把谭婉虹与干女儿的身份联结在一起,他觉得好别扭。好在,他继而又想,他与她,仅是普通朋友而已,去管人家扯上了什么关系,岂非是狗逮耗子了么?想到此,他心中突然绞紧的纽结豁然解套了。他凝视着她,歉意地笑了笑说:对不起,我没有权利这样责问你。谭婉虹知道夏望秋的内心经历了短暂的凄惶,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就把语气缓和下来:既然如此,你就撇开你和他曾经有过的雇佣关系,撇开我与他曾经和现在存在着的认亲结契关系,只考虑租他的场地方位合不合适,租金化不化算就行了。夏望秋说:这一点我能做到,你放心好了。如果你能帮忙,就先为我打听一下那地方的面积和租金。然后带我去看看,等到大体可以定下来了,我再向阿飞汇报,让她拍板。谭婉虹说:那行了,有消息我会通知你。 


    他们把有关问题商量好后,谭婉虹不想再唱歌了。她说:我们还是跳舞吧!夏望秋说:这包厢太小了,转身移步都困难,去大厅吧。他们都清楚,租K厢,再到大厅去,就只收K厢的钱,大厅不另收费。于是他们走进了他们最初相识的那个时时都令他们激动的地方。一下舞池,谭婉虹就把夏望秋贴得紧紧的,夏望秋心有余悸,不敢激情回应。她问他:你在想什么?他说:我在想你在想什么。她说:真是这样吗?你在心底恨我吧?他说:你从来就没有恨过过我,我凭什么要恨你?伟人说,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啊。她说:既然如此,你有没有想过爱我?他说:想过了,但还不敢爱。也许,等到有一天,我有能力“把你要的拿给你”了,我才敢爱你。她说:假如,假如这一天需要等好久好久,那时,我老了,你也等老了,你还会爱我么?他说:我想,我想爱应该不会有年龄的屏障吧!她有点感动,亲了一下他的耳垂。他下意地回应着,轻轻地吻了两下她的额门。 


    在谭婉虹的周旋下,中心的选址终于定了下来,选中王营宝时代巨楼的四楼。阿飞对这地方的地理位置和租金都相当满意。签订承租合同的那一天,王营宝拍着夏望秋的肩膀说:你这小子,从打工仔到当老板,只经历了两年多时间,不简单??!我这层楼,要是别人来租,至少要2000元,现在1500元租给你,算你拣便宜了。阿虹说,这地方放着也是放着,不如便宜一点租出去化算;又说寻租的两位老板都是教她学跳舞的老师,要我尊师重教大方一回。于是我就照她的意思办了。你和舒老师还得感谢我干女哩!夏望秋说:你干女儿已是我们中心的教练,今后,请老板你像照耀婉虹一样照耀着我们中心吧!王营宝拍着心口说:那当然。只是,你们发达了,别忘了给我加租金哇!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 穆萨 2017-10-23 10:20
    眼看着乌鸡就要变成金凤凰喽
  • 对你微笑 2017-10-23 11:17
    要自己当老板了,生活有了重要的转折点了
  • 笑忘书 2017-10-23 11:20
    或许,双方都有好感,只是担心吧
  • 刘维 2017-10-23 21:04
    穆萨: 眼看着乌鸡就要变成金凤凰喽
  • 刘维 2017-10-23 21:04
    对你微笑: 要自己当老板了,生活有了重要的转折点了
  • 刘维 2017-10-23 21:05
    笑忘书: 或许,双方都有好感,只是担心吧
  • 菊乡子 2017-10-24 02:03
  • 刘维 2017-10-24 08:25
    菊乡子:

删除回复

关闭

确定删除指定的回复吗?

编辑

关闭

举报违规

关闭
感谢您能协助我们一起管理站点,我们会对您的举报尽快处理。
请填写举报理由(最多150个字符):

回复

关闭